亞馬遜“封殺”全部中國棉?為何中國電商們如此淡定

              2021-03-28 13:04:09 冰汝看美國

              昨天微博有人爆料說,美國亞馬遜下架了全部中國棉織品,消息一出就上了熱搜。

              但當時小王立即搜索了一下亞馬遜下架中國棉的新聞,并沒有看到相關報道。

              微博上的爆料還在繼續發酵,一份疑似亞馬遜發布的通知引起廣泛關注,上面要求賣家首先要自我保證賣的商品不含新疆棉,還要提供6份訂單及發票,從棉花原絲采購到棉線,都要做出保證,要求極為苛刻。

              爆料人說,一般賣家不可能出具上述各項證明,那么唯一的結果就是:亞馬遜中國商戶被逼無奈,離開亞馬遜。

              而事實是這樣的嗎?小王今天找到多位亞馬遜中國電商求證,令人意外的是,他們都非常淡定!

              事實一:亞馬遜尚未下架全部中國棉

              事實二:亞馬遜確實發布供應鏈禁令

              但是這條禁令是之前就已經生效的,從文字上看并沒有提到新疆,而是點名了土庫曼斯坦或烏茲別克斯坦等地。

              現在在亞馬遜搜索“新疆棉花”,已經找不到任何信息。在產品介紹中,一般商家都會填寫材質,越詳細越好。而大部分商家都出于謹慎,刪除了任何與之相關的信息。但可以確定的是,中國商家單純的“棉織品”,仍然在繼續銷售。

              事實三:過海關有風險

              亞馬遜中國電商說?,F在美國海關抽查概率大了,確實是越來越嚴格。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聽說過海關對于棉產品進行特殊抽查的情況。

              亞馬遜中國電商目前并不焦慮的三大原因在于:

              第一,亞馬遜中國電商并沒有因為棉織品而遭到大面積下架;

              第二,大部分電商并沒有收到網上流傳的出具“自我保證書”通知;

              第三,亞馬遜很難全面封殺新疆棉。

              除了中國賣家,全球很多紡織品賣家的原材料都是來自中國,比如東南亞制衣。用亞馬遜中國電商的一句話來說:亞馬遜不會自斷財路。

              美國為何難禁新疆棉

              首先,中國一直是美國服裝出口的第一大國,雖然因為此前的貿易緣故,中國占美國服裝進口的比重從40%降低至36.6%,但是中國生產的服裝依舊占據著美國服裝消費市場的主要市場。

              此外,隨著紡織業向東南亞的轉移,美國對于越南,印尼以及孟加拉所生產的服裝進口比例在逐年提升,但東南亞的很多國家,由于棉花生產力的不足,棉紗等原材料也同樣來自于中國。例如越南每年進口棉紗中,從中國進口的棉紗比重就占到50%以上,而越南所生產的服裝中,近一半都直接出口到美國。而這些棉紗中,超過80%都來自新疆棉。

              新疆棉一直是中國紡織業的支柱。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紡織品出口國,紡織品中的棉花主產地就是新疆。1949年,新疆棉只占全國產量的1%,等到了2012年時,新疆棉的產量占比已經超過了50%,而在2020年,新疆棉的年產量大概在500萬噸左右,這占到了全國棉花總產量的87%,在全球每年2500萬噸的棉花總產量中,占到了20%左右。

              這主要得益于更加科學的棉花種植以及機械采棉的發展。根據中國農網數據,2020年新疆棉的播種面積為2419.6萬畝,其中機械采棉的面積為1689.6萬畝。而2021年新疆將會繼續加大機械采棉的效率,向全程機械化轉變,棉花生產全程機械化率達到88%。

              可以說,新疆棉不僅支撐著中國紡織業的發展,同時也支持著全球的服裝行業。這里不僅僅是早20年的快銷時裝品牌與廉價的山寨貨,隨著中國在全球棉紡產業鏈上工藝的不斷升級與進步,以及新疆棉本身高于全球棉的品質,一線品牌例如Prada,Coach,Murberry等品牌的原料都離不開新疆棉。

              目前全球棉花產量最大的三個國家分別是中國、美國、印度。而目前印度與美國依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棉花減產嚴重,這也意味著美國對于中國市場的依賴將會更加嚴重。一旦嚴格禁止了新疆棉,那么對于美國成衣市場一定會帶來大幅度的價格波動。這也是亞馬遜選擇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下臺前的禁棉令

              其實美國對于新疆棉花的禁令,是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月時所頒布,當時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宣布,美國全面禁止進口新疆生產的棉花制成的原纖維,服裝和紡織品,即使是在第三國加工或制造的也是如此。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隸屬于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根據預估,美國在過去一年從中國進口了約90億美元的棉花產品。

              不過這一禁令所發布的時間值得尋味,1月份時特朗普的總統任期來到倒計時,在這個時候特朗普放出這一狠招,很顯然是為了出一道難題,留給他的繼任者拜登。

              現在拜登政府不僅沒有解決問題,而是朝著更復雜的方向走去。3月22號,拜登政府聯合歐盟、英國、加拿大宣布新一輪的制裁行動。中方立即作出了堅決回擊。3月27號,美國白宮和國務院表態,支持美國歐洲企業棄用新疆棉,并把美國與歐洲服裝企業,在中國遭遇抵制歸因于“中國社交媒體運動”。

              在這場輿論戰中,西方社會卻以一直以來的傲慢態度,對來自中國的回應和解釋充耳不聞。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吳艷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她擔任首席代表八年了,帶領團隊嚴格執行良好棉花三重標準。首先是生產者單位進行自我評估;然后由良好棉花上海團隊進行可信度審核;最后由第三方的審核機構出具單獨驗證報告。為了回應境外對于新疆棉花的質疑,良好棉花上海代表處對新疆項目進行了嚴格的復查。結論就是:在中國地區,良好棉花協會沒有發現任何一例,有關強迫勞動的案例。

              但吳艷的團隊向良好棉花總部提交了兩份調查報告,還匯總了瑞士通標公司等第三方檢測機構歷年檢測報告,并且與國際非政府組織和其它相關利益方一再重申,沒有在中國發現強迫勞動案例。但瑞士良好棉花總部無視這些報告,并暫停對新疆棉的認證。

              在這背后的原因很復雜,包括所謂的國際人權機構頻頻施壓,而這些機構背后的利益相關方大家也能夠猜想到。

              而在這場意識形態、外交、地緣政治的較量中,首當其沖的受害者是全球消費者。美國動輒發動制裁的做法,早已被證明行不通,甚至適得其反。在特朗普時代的各種禁令下,2020年中國對美國出口同比增長7.9%,進口增長9.8%,貿易順差3169億美元。在各個國家經濟相互交織,相互融合的今天,為何美國總是認為發動制裁就能解決問題呢?

              隨著中國經濟在國際貿易中占據著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我們同時也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參與并制定行業標準,共同創建貿易規則,通過政策法規構建符合共同利益的國際標準體系、并且不斷的壯大國際話語權,以維護好新疆棉以及更多的中國其他產業。

              延伸閱讀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612INLO0519WCJG.html">新疆棉花"暗戰

              打擊新疆棉花,就能絞斷中國棉紡織產業鏈,扼殺中國棉花定價權。

              正解局原創

              最近,大家都在關注某些外國企業抵制新疆棉花。

              今天,正解局從棉花的角度,分析下這件事情。

              棉花,因為普通、常見、易得,所以常常被我們忽視。

              殊不知,棉花很重要。

              首先,棉花是一種重要的戰略物資。

              棉花既是最重要的纖維作物,又是重要的油料作物,也是含高蛋白的糧食作物,還是紡織、精細化工原料。

              因此,“全身都是寶”的棉花,成為關乎國計民生和國防的重要戰略物資。

              其次,很多國家都是靠棉花發家致富。

              高中歷史書告訴我們,珍妮機的發明是第一次工業革命的開端。

              珍妮機正是用來紡織棉花的,所以,棉花產業又被稱為工業革命的“發射平臺”。

              英國憑借工業革命大幅提高了生產效率,紡織業急需原料。

              于是,英國慫恿美國南方奴隸主種植棉花。

              一手從美國進口棉花,一手購買黑奴賣給美國種植棉花,形成了棉花黑色產業鏈。

              英美棉花黑色產業鏈示意圖

              英國與美國的棉花產業,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

              全球紡織制造中心在二戰后轉至日本,1970年代后又逐步轉移到韓國、中國臺灣和中國香港地區。

              全球紡織制造中心轉移 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

              由此可見,棉花及其衍生出來的紡織業,是很多國家(地區)經濟起步的起點。

              2001年加入WTO后,中國大陸成為全球紡織制造中心。

              今天,中國紡織服裝產業營業收入約12.7萬億元,超過中國GDP總量的12%,直接就業人口2500萬人,是當之無愧的支柱產業。

              具體到棉花生產,1981年之前,美國常年穩居世界最大的棉花生產國。

              1981年之后,中國一舉超過美國,產量位居世界第一。

              最近幾年,中國與印度在第一的較量中,互有勝負。

              不同的機構,有不同的排名。

              但是,中國、印度、美國,是公認的三大棉花生產國,屬于第一梯隊。

              棉花產量國家排名

              中國能夠躋身棉花生產前三強,新疆功不可沒。

              1950年,新疆棉花產量6400噸,僅占當年全國產量(69.3萬噸)的千分之九。

              到1990年占比突破10%,1998年占比突破30%,2007年占比突破40%,2012年占比突破50%。

              2019年,新疆棉花產量已達500.2萬噸,占當年全國產量的85%。

              2020年,新疆棉花產量達516.1萬噸,占全國棉花總產量87.3%。

              新疆棉花總產、單產、種植面積、商品調撥量連續26年位居全國第一。

              新疆也成為全球最大的棉花生產區。

              新疆棉花成就世界第一,實為天時地利人和。

              棉花是一種喜溫、喜光和對水分敏感的作物。

              新疆日照時間長,晝夜溫差大,恰恰非常適合棉花生長。

              白天棉花可以充分進行光合作用,夜晚又會抑制生長,能量更多作用于果實而非枝葉。

              干燥的氣候,還可以蒸發掉植物大量的水分,提高棉花的棉纖維柔韌度。

              新疆棉花屬于海島棉,也稱為長絨棉,雜少,色澤好,檔次高,品質優于其他棉花,很有競爭力。

              棉花種類,左起分別是陸地棉、海島棉、草棉

              播種面積3752.85萬畝,年產500萬噸,僅靠人工是很難高效完成的。

              占據地利的新疆,趕上了農業機械化生產的天時。

              與東北類似,新疆的大平原非常適合機械化農業發展。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業農村廳數據顯示,新疆北部9成以上棉田已實現全程機械化,南疆地區棉花采收機械化率也在逐年增長。

              機械化播種

              機械化大規模生產,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根本不需要太多的人工。

              早些年,機械化尚未大規模普及,新疆棉花需要大量的人工來采棉。

              甘肅、河南、寧夏、四川等地,便組織勞務大軍遠赴新疆采棉。

              這便是人和。

              歷史上的采棉大軍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所以說,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所謂“新疆數十萬少數民族勞工被迫手工摘棉花”一說,純屬無稽之談。

              既然如此,某些外國企業為什么還要抵制新疆棉花?

              目的是要扼殺中國的棉花定價權。

              對棉花這種大宗商品來說,產量很重要,定價權更重要。

              產量雖大,卻沒有定價權。

              面對棉花期貨的暴漲暴跌,中國棉花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只會淪為別人砧板上的魚肉。

              最后陷入“漲也賠,跌也賠”的尷尬境地。

              棉花的國際定價權,原本掌握在美國手里。

              美國紐約商品交易所是世界最主要的棉花期貨期權交易所,也是棉花貿易的定價中心。

              美國80%的棉花都用于出口,掌握定價權,自然有利于本國棉花出口,也方便其控制棉花產業鏈,收割其他國家。

              從全球范圍內看,能夠與美國爭奪國際棉花定價權的,只有中國。

              別看印度棉花產量高,但是產業鏈不全,印度孟買棉花交易所基本被美國搞殘了。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生產國、棉花消費國和最大的棉花進口國,同時還是世界上最大的棉紡織品生產國,這是我國在產業鏈上的話語權。

              為了拿下棉花定價權,中國干了三件事:

              其一,2011年9月1日,中國正式實施國家棉花收儲計劃。首次以最低保護價敞開收購,有效穩定國內棉花價格,為棉農托底,保障其收入從而保護其種植積極性。

              其二,中國對棉花進口實行關稅配額制,抑制外國低價棉花的傾銷,保護本國棉花產業。

              其三,2004年6月1日,鄭州商品交易所推出棉花期貨交易。

              2017年,鄭州商品交易所將棉花期貨基準地調整至新疆,極大地便利了新疆棉花加工企業利用期貨套保,穩定棉農收益,鞏固新疆棉花主產區地位。

              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棉花期貨數據

              近兩年,我國三分之一的棉花產量已經在鄭商所期貨市場流通。

              鄭商所棉花價格已經被納入全球報價體系,“鄭商所價格”成為全球棉花價格的重要指標和參考標準。

              可以說,中國在國際棉花定價權上的話語權越來越大。

              美國自然是如鯁在喉。

              對中國這樣的制造業大國來說,定價權的基礎,還是產量,即新疆棉花。

              打擊新疆棉花,就能絞斷中國棉紡織產業鏈,扼殺中國棉花定價權。

              同時,還能摧毀新疆的棉花產業,破壞新疆經濟,搞亂新疆。

              這正是新疆棉花事件背后的真相。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李曦_NN2587)

              彩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