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套路貸案39萬余人受害,89人因逼債自殺身亡

              2021-03-28 11:33:24 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記者 邵克

              3月27日晚,由全國掃黑辦與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聯合攝制的6集政論專題片《掃黑除惡——為了國泰民安》播出第二集《依法重擊》。專題片再現了甘肅蘭州一起特大“套路貸”案。這起案件中,受害者多達39萬余人,其中有89人因逼債催收而自殺身亡。

              2019年3月,蘭州警方出動600多名警力打掉了一個特大“套路貸”犯罪集團,抓獲嫌疑人253人,查封涉嫌非法放貸APP和網站1317個。警方調查發現,這個犯罪組織頻繁利用短信轟炸、曝通訊錄、P圖侮辱等“軟暴力”方式對受害人進行敲詐和脅迫,還安排人員對被害人進行當面威脅,“軟暴力”隨時變成線下的“硬暴力”。

              專題片視頻截圖

              專題片中播放了一名被害人生前自拍的遺言視頻,視頻中一名男性被害人哭著說:“每天每天每天每天地還,我真的受不了了。爸,媽,如果還有來生的話,我做牛做馬報答你們,兒子真的頂不住了。只想早點死,早點解脫?!?/p>

              專題片視頻截圖

              專題片介紹,“套路貸”里最核心的套路就是只要借了錢就根本還不上,直到借貸者傾家蕩產。這個特大犯罪組織非法放貸累計金額達62.73億元,獲利28億余元。主犯38歲的王燾在法庭上一再狡辯,自以為可以鉆法律的空子逃避制裁。

              這樣一種吸血鬼式的犯罪,卻由于作案手法復雜難以依法定性,而法律上也沒有“套路貸”這項罪名。對于執法辦案中定性上的困境,全國掃黑辦推動中央政法單位及時出臺法律政策文件,不給犯罪留下隱身的空間。

              2019年4月9日,在全國掃黑辦的首次新聞發布會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布了關于辦理“套路貸”、“軟暴力”、惡勢力刑事案件和財產處置等的法律政策文件,明確規定了“套路貸”的司法定性,列舉了“軟暴力”違法犯罪手段的通常表現形式,確保了掃黑除惡于法有據、有法可依。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在發布會上指出,相關意見的出臺,為依法嚴懲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提供了更加堅實的法治保障。

              2020年9月28日,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王燾被數罪并罰,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余18名組織成員分別被判處20年至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專題片指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最鮮明的特征之一就是始終高舉法治的旗幟,堅持“是黑惡犯罪一個不放過,不是黑惡犯罪一個不湊數”。全國檢察院、法院分別對5700多件涉黑涉惡案件在定性上提出了變更意見,確保不枉不縱,實現涉黑涉惡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充分保障了被告人及辯護人的訴訟權利。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RA8TEQ40512BEVO.html

              湖南長沙的五一路商圈、坡子街美食一條街以及解放西路酒吧一條街等,是很多來長沙的游客的“網紅打卡地”,“夜經濟”非?;鸨?。然而,在這片繁華熱鬧的背后,一群犯罪團伙盯上了在KTV、酒吧等夜場從業的年輕靚麗女孩……

              7000元變4萬原來是“套路”

              20歲的小南在長沙某KTV從事服務員工作。盡管收入不低,但見慣了娛樂場所里的高消費,小南生活開支很大,每月入不敷出。一天,小南無意中看到微信朋友圈一則貸款廣告:“無抵押、利息低、放款快”,正在為房租發愁的她心動不已,幾番聯系后“中介”將她帶至一名叫文陳的老板處。

              見小南長得年輕漂亮,又在KTV夜場工作,文陳說得十分客氣:“借款1萬,一天利息200元,逾期違約金每天1000元,借款期限1個月?!毙∧闲南?,這個利息標準以自己的能力應該沒問題,沒有多想就在空白借款協議上簽了名。沒想到,文陳接著和她說,借1萬要返3000元的“服務費”??葱∧嫌悬c遲疑,文陳馬上又說這是我們這一行的規矩,大家都是這么操作的,小南只得答應了文陳的要求。(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不料這還沒完,文陳又告訴小南,因為她在長沙沒有固定住址,還得拍一張裸照作為擔保。小南馬上拒絕了文陳的要求,可文陳說照片只是做個保障,只要她按時還錢照片絕對不會外傳。一旁的“中介”也不停地勸說她不要有顧慮,就這樣,急需用錢的小南半信半疑地同意了。

              一個月后,收入并不穩定的小南無力還款。此時的文陳卻兇相畢露:“要么還錢,要么我就把照片發給你父母,讓他們來還?!毙∧峡嗫嘌肭?,文陳意味深長地告訴小南:“不發照片也可以,但要老老實實聽話?!?/p>

              幾天后,文陳帶小南見了一位“李總”?!澳愫屠羁偘押贤灹?,我們的賬就兩清了,以后你就聽李總的?!便裸露男∧线€沒意識到,文陳已經以4萬元的價格將她“解套”給了“李總”。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7000元會變成4萬元。他們說我不聽話就把我照片發出去,我沒有辦法只能聽他們的,我跑不掉?!卑赴l后,小南向公安機關哭訴。

              小南的故事只是文陳團伙眾多“佳麗貸”被害人遭遇的縮影?!?strong>夜場小姐用錢快,來錢也快。她們都怕家里人知道自己是做這一行的,覺得不光彩,所以比較好控制?!?/strong>案發后,文陳團伙成員劉平安說。

              “‘解套’即所謂的同行業間轉單平賬。上家將被害人的債務轉讓給其他的‘佳麗貸’相關團伙,被害人轉為向下家償還債務。在‘解套’的過程中,被害人的債務往往會被大大增加,比如,下家實際為被害人向上家償還2萬元的債務,但被害人卻得和下家簽訂3萬元甚至更高的借款合同?!背修k檢察官介紹道,“從我們審查的情況來看,部分被害人曾被這些團伙反復‘解套’,債務也就越壘越高,到最后連每天的利息都還不清,從而一直遭受他們非法控制”。 (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正是看準了夜場、KTV工作女性社會經驗不足、有賺錢能力、易于控制等特點,2017年3月以來,文陳糾集文武、劉平安等人,在長沙市各區域針對夜場、KTV工作女性瘋狂開展所謂的“佳麗貸”推廣活動。

              他們使用的套路也如出一轍,以“低利息、無抵押、放款快”等幌子引誘被害人前來借款后,通過拍攝裸照、虛增借款金額、簽訂陰陽合同、收取畸高利息等一系列“套路”大肆騙取被害人財物。截至本案案發,文陳組織共對700余名被害女性“放貸”1100余次,放貸金額1000余萬元,非法獲利300余萬元。

              被害人被逼捐卵

              “今晚就帶你去見‘江總’……”提起這段不堪的遭遇,被害人小霏至今還是會忍不住地渾身發抖。

              2017年上半年,小霏向文陳借款3.8萬元,借款合同金額卻高達8.5萬元。因不堪忍受文陳等人不斷的催收、騷擾,小霏開始躲著文陳。不曾想到,“神通廣大”的文陳幾天后就在她落腳處“抓”到了她。

              當天晚上,文陳、文武等人把小霏帶到湘江河畔,文陳指著湘江對她說:“這就是‘江總’?!?/p>

              隨后逼迫小霏脫光衣服向江心走去,小霏嚇得跪地磕頭求饒。文陳等人不為所動,一邊繼續驅趕小霏,一邊還用手機錄制視頻。絕望的小霏只能往江中走去,直至江水淹沒她的臀部,小霏聲嘶力竭地哭喊求救,文陳等人才讓她返回岸邊。(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此事之后,小霏再也不敢反抗文陳,只能任由其擺布。第二天起,文陳等人就開始逼迫小霏到長沙、株洲等KTV坐臺、賣淫償還所謂“債務”。

              2018年4月,文陳得知女性捐卵有利可圖,竟打起強迫尚未婚育的小霏捐卵的主意。不久后,文陳安排小弟將小霏帶至武漢一家機構,在經歷數日服藥、注射針劑、體檢后,小霏帶著恐懼走上了手術臺。

              “那種痛苦和屈辱,我一輩子都記得,借的錢到了后面感覺永遠都還不清了,只能什么都聽他們的。”在詢問中,小霏的痛苦依然難以自已。

              “對于不按時還款的被害人,文陳等人會采取散播隱私、毆打恐嚇、‘看活牛’、去老家上門等一系列暴力、軟暴力手段進行催收。小霏可以說是其中最為典型、受害最深的被害人,她從2017年上半年向文陳借款到2019年3月本案案發,被文陳團伙非法控制、迫害長達兩年之久?!背修k檢察官介紹道。

              2018年4月,結束強制戒毒的文陳迅速重操舊業,重新召集劉平安、文武、劉鵬威等團伙成員,一方面繼續加大投資,同時設立“贏禾財富”“成鑫創業”兩條放貸支線;另一方面不斷籠絡團伙成員,調整人員分工和結構,將團伙分為營銷組、審單組、催收組三組人馬,制定明確的組織紀律和薪酬體系,團伙放貸規模不斷擴大,行業影響日益上升,至案發時,文陳團伙成員已有26人。(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建立“放貸——賣淫”盈利模式

              2017年下半年起,文陳等人開始強迫被害人到一些KTV、桑拿場所坐臺、賣淫,并通過微信宣傳等方式聯絡嫖客提供“外圍”服務。

              時間一長,文陳逐漸不滿足于這種小打小鬧、不成氣候的“盈利”模式。2018年下半年,常年混跡于長沙各大夜場的文陳結識了“羽藍團隊”經理葉竟?!坝鹚{團隊”是專門為長沙各大KTV、酒吧培訓、提供工作人員的組織,和長沙許多夜場有固定的合作關系。借助葉竟等人的資源,文陳成功打入江南會等KTV,正式建立起穩定的“放貸-賣淫”犯罪鏈。

              文陳一方面強迫被害人集中住宿,安排專人看管,制定嚴格的上下班考勤制度,對于不聽話的被害人,通過威脅、罰款、體罰等各種方式進行處罰,確保這些“佳麗”們的“絕對服從”。另一方面,他們安排團伙內骨干成員按片分組,每組帶領一定數量的被害人進駐各KTV,利用“場內坐臺、場外出臺”的行業潛規則開展坐臺、賣淫活動,建立“國色天香一家人”等微信群對賣淫活動進行統一管理。高峰時期,文陳集中管控的被害人有近20人之多。(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成員不斷增加、制度不斷完善、業務不斷拓展……到2018年9月,文陳團伙已經隱隱成為長沙“佳麗貸”非法行業頭把交椅,逐漸形成以文陳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圈內享有“盛名”。然而,文陳的野心還不止于此。

              2019年1月,文陳得知肖永樂打通了境外渠道,立刻與肖永樂取得聯系,將團伙的被害人交給肖永樂帶至境外坐臺、賣淫,干起了跨國賣淫犯罪的勾當。(文中涉案人員均為化名)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楊強_NN6027)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彩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