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女主睡在我家床上”,一審判了

              2021-03-07 13:28:23 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

              杭州林女士(化名)在刷劇時,發現劇中的女主竟然睡在自己家的一棟別墅里。隨后,林女士將涉事的兩部電視劇出品方、物業公司、播放平臺等起訴至法院。

              近日,寧波慈溪市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判令兩部電視劇的出品方賠償林女士財產損失、房屋占有費等40余萬元,被告寧波吾同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對上述第一、二項判決確定的賠償義務承擔連帶責任,駁回原告以“拍攝、播出房屋場景的行為侵犯隱私權”提出的賠償200萬元的訴訟請求。

              圖據錢江晚報

              原告林女士代理律師、浙江思偉律師事務所王勤保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采訪時稱,將提起上訴,“這個案子是全國第一例電視劇涉嫌侵權(私人空間),我們要把它打成典型”。

              被告之一寧波影視藝術有限公司代理律師、浙江海泰律師事務所楊永東則告訴記者,此案并不構成侵犯隱私,“我們是有(被物業坑)的感覺”。

              買了豪宅多年閑置

              發現電視劇女主竟睡在我家

              林女士定居杭州,2014年11月,她以近3000萬元購入一套建筑面積820平方米的別墅。房子原為樣板房,精裝交付。因別墅一直空置,考慮到通風、養護,林女士2015年與小區物業簽訂委托保管書,把鑰匙交給物業。

              2017年底2018年初,電視劇《我和我的兒女們》經開發商同意進別墅拍攝;2018年1月,電視劇《大約是愛》劇組交給物業6萬元使用費后進別墅拍攝;2019年9月,林女士在電視劇上看到劇中女主住進了自己家別墅。據清點,該劇涉及其別墅的鏡頭有60余處,林女士回家查看后發現屋內設施多處損壞。

              2019年11月,林女士向法院起訴《我和我的兒女們》出品方——寧波影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物業公司、播放平臺。去年3月第一次開庭時,林女士得知另一部連續劇《大約是愛》也在她家別墅拍攝。2020年12月,該案在追加被告強盛(上海)多媒體有限公司、浙江超凡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上海劇浪影視傳媒有限公司后再次開庭。

              日前,寧波慈溪市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令兩部電視劇的出品方賠償林女士財產損失、房屋占有費等40余萬元,駁回原告以“拍攝、播出房屋場景的行為侵犯隱私權”提出的賠償200萬元的訴訟請求,認為出品方、播放平臺不構成隱私侵權,原因是案涉房屋在購買前作為樣板房向不特定公眾展示,其結構、裝修裝飾、物品擺放等特征信息已經公開,原告購買后也未對結構、裝飾裝修做任何改變,不存在涉及原告人格特征與意義,或反映原告人身、身份相關私密信息的物品。

              寧波慈溪市法院作出一審判決

              天眼查App顯示,被告《我和我的兒女們》出品方寧波影視藝術有限公司,背后大股東為寧波廣播電視集團,占51%的股份,為疑似實際控制人。

              寧波影視藝術有限公司股權穿透圖

              爭議焦點:以前是樣板房

              現在是不是個人隱私?

              記者梳理發現,本案爭議焦點主要在于,兩部電視劇是不是造成涉案房屋及裝修損壞的直接侵權人?以前是樣板房,但購買后未經改動的私人房產是不是隱私?

              法院認為,本案中兩部電視劇的出品公司未經房屋所有權人林女士同意進入案涉房屋拍攝并造成房屋及屋內物品損害,應支付相應的占用使用費并賠償相應損失。經第三方公司評估,房屋裝修及物品等損失認定合計35萬余元,法院判決由兩部電視劇出品方各承擔一半。

              另外,根據兩部電視劇出品方提供的在房屋內的實際拍攝天數計算,判決兩出品方各支付房屋占用費2.88萬元、1.85萬元。記者了解到,《我和我的兒女們》雖未向物業公司支付租賃費用,但以片尾鳴謝該樓盤的宣傳形式作為使用對價。而《大約是愛》則向物業先后支付了共6萬元的相關費用。

              對于劇組進入案涉房屋拍攝電視劇的行為以及電視劇制作完成后授權播放中對案涉房屋場景公開的行為是否侵犯原告隱私權,法院認為,涉案房屋在購買前作為樣板房,內部結構、裝修、裝飾、物品擺放等特征信息已進行了公開,且購買后,該房屋的空間布局、裝飾裝修等未做任何改變,屋內不存在與原告人身、身份相關私密信息的物品,所以不構成侵犯隱私。

              判決書隱私權解釋部分

              原告律師:

              要把這個案子打成典型

              “肯定要上訴的?!痹娲砺蓭熗跚诒τ浾叻Q,“這個案子是全國第一例電視劇涉嫌侵權(私人空間),我們要把它打成典型?!?/p>

              記者了解到,該案件發生時,我國尚未頒布民法典,所以只適用當時的物權法,所有權人對自己的不動產或動產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根據現在民法典1032條對隱私的規定,自然人享有隱私權,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刺探、侵擾、泄露、公開等方式侵害他人隱私權,這里的隱私包括了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

              王勤保認為,雖然隱私權在過去的法律中不是很明確,但也可以參考最高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現在民法典把相關內容寫進了法律條文,是可以解釋參考的。

              “他(被告)這個邏輯是什么,你以前是小偷就永遠是小偷。我以前是樣板房不代表現在也是樣板房啊?!蓖跚诒UJ為,雖然侵權主體包括開門的物業,但是實際使用主體是影視公司,電視劇播出后擴大影響的也是影視公司,所以向影視公司索要侵犯隱私權賠償的訴訟思路并沒有問題。

              王勤保對記者表示,原告主要有兩大訴求,第一是財產本身的占用和損失,這部分受到了法院的支持,但賠償數額也比預期少;第二是侵犯隱私的訴求,包括下架視頻、道歉和賠償,均未得到支持。

              被告律師:

              有被物業坑到的感覺

              “我們是有(被物業坑)的感覺?!?被告寧波影視藝術有限公司代理律師楊永東對記者說道,“因為我們當時認為物業是有管理權的,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不可能想到一個樣板房會在個人名下,一般的樣板房都是在房產公司名下對吧?!睏钣罇|稱,當時物業和房產公司并沒有和影視公司說明房子已經過戶到原告名下,影視公司認為已盡到相關注意義務。

              “而且我們是通過片尾鳴謝的方式,相當于給他做了廣告宣傳和推廣,還沒有收取宣傳費,這又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電視劇,肯定對樓盤有一個正向的宣傳。從這個角度考慮,后來出的事情根本在我們的意料之外?!睏钣罇|補充道。

              記者追問當時是如何選定的這家物業公司時,楊永東稱是當地相關領導對接聯系的。

              談及本案中的隱私權爭議焦點,楊永東認為并不構成侵犯隱私,“隱私權還是一定要跟人有關聯的,它單純的一個房子是不構成隱私的,如果跟你這個人沒有產生關聯,你隱私從何談起?”楊永東認為,原告根本沒有在房子里居住過,房子里沒有任何跟原告有關聯的個人信息,所以隱私權無從談起。

              一審裁判文書顯示,法院認為,兩部電視劇的出品公司未核實案涉房屋權屬,僅憑案涉房屋系樣板房就推定房產公司或物業公司對案涉房屋享有相應的所有權或管理權,主觀上未盡到合理審查義務。

              對本案另一個焦點,電視劇出品方是不是造成涉案房屋及裝修損壞的直接侵權人問題,楊永東表示,“我們當時退場的時候物業已經檢查過了,如果有損壞,當時就應該提出來啊,而且我們后續還有另外一個劇組來拍攝,如果有這么多的損壞,另一個劇組拍攝前肯定也要和物業交涉的?!?/p>

              楊永東表示,原告要上訴,他們也準備應訴。

              此前報道

              電視劇里女主睡的床竟是我的!更離奇的劇情發生了…

              自己家閑置的豪華別墅

              在業主不知情的情況下

              屢屢成為電視劇取景地

              業主直到看了電視才驚覺…

              這是不是比電視劇

              還要電視???!

              而這竟是一個

              非常奇葩的真實案件

              在杭州的林女士,5年前在老家慈溪買了棟別墅。去年,她突然在一部電視劇上看到熟悉的場景。劇中人在自家的別墅里吃飯、睡覺、摔摔打打……劇名就叫《我和我的兒女們》。

              我們先來理個時間軸:

              2015年10月

              林女士在寧波慈溪買下一棟別墅;

              2015年11月

              林女士將鑰匙交給物業;

              2017年底2018年初

              《我和我的兒女們》進別墅拍攝;

              2019年9月

              林女士看到電視;

              2019年10月

              林女士與物業交涉,清點損失。

              2019年11月

              林女士起訴物業、影視公司等。

              2020年3月18日

              法院開庭審理,臨時追加被告。

              在家看電視發現

              她睡了我的床!

              林女士的這套別墅是樓盤樣板房,歐式裝修相當奢華。地面四層面積800平方米,地下一層是酒窖和藏寶室,有200平方米。

              買房后,林女士把鑰匙留給當時的物業,希望幫忙定期通風。直到去年9月她發現自己家上了電視。

              我買的是小區樣板房,裝修不可能一模一樣,我確信就是我家。

              電視劇《我和我的兒女們》是由寧波影視出品的一部電視連續劇,林女士的別墅是劇中二女兒的家,場景貫穿全劇。

              物業工作人員支支吾吾

              業主無奈提出訴訟

              去年10月,林女士回到慈溪找物業對質,寧波吾同物業公司相關負責人稱:“絕對沒將房子拿去使用”。在林女士拿出劇中場景截圖時,他支支吾吾起來。

              協商無果,林女士起訴,要求寧波影視、吾同物業以及愛奇藝三被告賠禮道歉,賠償相應損失,并要求全面停播、刪除侵權電視劇。

              ▲ 別墅內景

              影視公司:開發商

              應允拍攝的樣板房

              寧波影視律師表示,外聯制片人跟物業聯系后看了“樣板房”,隨與樓盤銷售人員、開發商確認后,才進駐拍攝了7天。而且,寧波影視表示他們并不是唯一一家在別墅里拍攝過的劇組。另一部《大約是愛》在2018年1月也在此拍攝過。

              《大約是愛》之后被追加為被告,律師說當時入內拍了7天,還付了6萬元場地費。對此,物業律師稱這是劇組使用小區會所及吃飯的費用。

              ▲ 《大約是愛》的場景截圖

              誰把鑰匙交給了劇組

              法庭中,爭議焦點是哪家物業把鑰匙交給劇組。林女士表示,2018年她繳納前三年的物業費6.4萬元,收款蓋章的就是現在的吾同物業。

              慈溪法院工作人員則表示,由于新追加了被告,證據還需質證,目前法院不便表態,但“案件確實是奇怪的”。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楊強_NN6027)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彩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