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美來勢洶洶,蘇寧遇上麻煩,美蘇大戰又將上演好戲?

              2021-03-06 22:01:22 首席商業評論

              本來,大家以為,當下的國美和蘇寧已經不是一個重量級別上的對手。截止到3月5日,蘇寧易購的市值685億人民幣,而國美的市值377億港元(大約313億人民幣),從市值上來看,國美不及蘇寧易購的一半。

              從業務范疇來看,蘇寧橫跨電器、百貨(原萬達百貨)、商超(原家樂福),而且還具有相對完備的線上線下雙渠道。而國美依然局限于傳統的“電器零售”,線上模式并沒有明顯優勢。

              但不巧的是,這段時間,國美和蘇寧這對老冤家,幾乎同時被刷屏,所不同的是,國美聲稱要在18個月之內重回曾經的市場第一的地位;而蘇寧則是資金緊張,被深圳國資委吃下23%的股份,張近東幾乎失去對蘇寧易購的控制權。

              黃光?;貧w,國美士氣高昂,來勢洶洶。而張近東嚴重缺錢,遇上大麻煩,控制權或將易手他人,一正一反,在力量對比如此懸殊的狀態之下,國美的機會來了嗎?

              01

              “美蘇”爭霸的經典戰役

              想當年,蘇寧跟國美最為經典的兩場戰役,一次發生在南京,一次發生在北京。

              2005年,國美首戰南京新街口的那場戰役,估計很多人都印象深刻。

              當時,國美宣布以1.3萬平方米規模的旗艦店“重拳”砸開南京大門,并將旗艦店選址在跟蘇寧全國總部隔街相望的新街口。國美新店開業,素有“午夜殺手”之稱,在全國各地都選擇在午夜。不管春夏秋冬,總是萬人空巷。周圍的商鋪推遲了打烊的時間,眾星拱月一般想沾國美開業的人氣。

              那一年的7月22日午夜,新街口商圈有近10萬的人流聚集,還有人打的、坐公交車或者干脆步行往新街口趕來。蜂擁的人群趕去搶購黃光裕的電器。23點24分,國美新街口旗艦店正式開業。人群仿佛決堤的洪水一樣,一下子涌進1萬3千平方米的營業廳,5分鐘后傳來“咣鐺”一聲——北門的玻璃門被人群擠破,沒有人理會,心急火燎的后續人群踩著一地的玻璃渣,從偏門涌進去。

              當天夜里,新街口長龍般的人流在蘇寧、國美、五星三家店之間來回游走,徹夜不停。其中游動最活躍的不是消費者,而是這些電器商店的經理,他們急切想知道對手的價格,隨時跟上對手的降價幅度。

              據稱,當天開業之后“打掃戰場”,發現被擠丟的鞋子裝滿了好幾個大紙箱?!?/p>

              國美進入南京之后,家電商場價格狂跌了十幾個百分點。黃光裕喊著“為南京顧客當兩年搬運工”?!皟蓚€月內在南京連開六家店”。張近東放話“用常規武器打,誰也打不死誰,用核武器打,你死我也死”。黃光裕豪言,“不排除繼續并購蘇寧的可能”。

              2007年,國美與蘇寧戲劇性的決戰再次出現在北京。4月份,一則蘇寧將斥資30億元收購北京大中電器的消息,不僅讓平息了半年多時間的"四角關系"(國美蘇寧永樂五星)再次變得錯綜復雜,而且令蘇寧與國美的規模之爭升級。

              當時,蘇寧和大中雙方均沒有完全否認合并的可能。

              據當時的新聞報道,蘇寧的團隊已經進入大中,開始對大中電器進行財務審核。但是,到了年底,劇情突然變化,蘇寧宣布停止收購大眾。第二天,國美電器宣布以36億元購得大中,比蘇寧最早的出價高出足足高出20%。

              在黃光裕入獄之前,整個中國家電市場的終端之戰幾乎僅剩下了國美與蘇寧兩者之間的對決。國美的野蠻打法,往往讓蘇寧措手不及。在當時,無論店面數量還是市場規模,蘇寧都比不上國美。

              02

              蘇寧轉型的機遇與“痛點”

              2008年,黃光裕入獄,美蘇對戰的天平開始傾向于蘇寧。在線下領域,蘇寧得到了十多年幾乎毫無阻礙的發展。但是,這山望著那山高,你方唱罷我登臺,線下幾無敵手的蘇寧遇到了線上的“半路殺出”,京東的崛起讓蘇寧再次感受到危機。

              無論如何,在中國的零售發展史上,蘇寧的轉型都具有借鑒意義,值得肯定并且理應被深刻地銘記。

              2013年 2月19日蘇寧電器發布公告稱,打造“店商+電商+零售服務商”的“云商”模式,將“蘇寧電器股份有限公司”更名為“蘇寧云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這可以看作是蘇寧從傳統的實體電器零售全力向線上轉型開始的標志性事件。

              對于蘇寧易購的期望,是要重塑蘇寧的零售版圖,成為蘇寧的第二生命體。

              2018年一月份,蘇寧云商再次更名,將“蘇寧易購”的品牌名稱升級為公司名稱。

              從蘇寧云商到蘇寧易購,足見蘇寧的戰略企圖和野心,它是希望徹底突破既有的傳統電器零售,進一步強化線上板塊,構建零售全業態,打造一個線上線下超級復合型的零售生態。

              2019年,堪稱是蘇寧的高光年份。2月份,張近東宣布,蘇寧易購收購萬達百貨下屬全部37家門店。直到9月4日,南京蘇寧百貨跟萬達簽署《股權購買協議》,以現金和債務出資27億元獲得萬達百貨100%的股權。

              6月份,蘇寧又以現金48億元人民幣獲得家樂福中國80%的股份,成為家樂福中國的控股股東。

              進入2020年,蘇寧現金流不健康的聲音不絕于耳。去年12月8日,市場有傳聞稱,蘇寧集團資金鏈斷裂,在渤海銀行的貸款已經違約,民生和建設銀行已抽貸。

              緊接著,蘇寧發布聲明,以上傳聞均不屬實,公司已向有關部門報案。

              但是,紙包不住火。12月10日,張近東和張康陽宣布將蘇寧控股的股份質押給淘寶,換10個億。蘇寧經營當中遇到的根本性問題終于曝光于公眾。

              蘇寧向線上轉型的戰略無疑是正確的,但是從賣電器到賣全品類,而且京東和淘寶系在線上具有明顯的優勢,蘇寧易購處于夾縫之中,多年以來掙錢很難但是燒錢很多,步子跨度太大,戰略的過于宏大而本身的實力卻不足以支撐成為蘇寧最大的痛點。

              03

              從“蘇大強”變成“廣東仔”

              蘇寧易購的主營業務從2014年開始就陷入了長達7年的連續虧損,它一直靠以投資為代表的“副業”來維持賬面持續盈利和上市地位。

              2014年,蘇寧易購賣了11家門店,實現營業外收入24.75億元;2015年,蘇寧易購再次出售14家門店和PPTV(從易購到張近東控制的蘇寧文化),獲得營業外收入和投資收益分別為13.88億元和14.47億元;2016年,蘇寧易購通過出售北京京朝子公司,實現13.04億元投資收益,并且通過出售六處倉儲物業,實現營業外收入5.1億元;2017年,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獲得投資收益41億元;2018年,繼續清倉阿里巴巴股票,實現投資收益113億元;2019年,通過剝離蘇寧小店和蘇寧金服增資擴股,獲得超過180億元收入。

              2020上半年,蘇寧易購通過投資基金并購五家物流公司帶來了9.39億元投資收益,三季度通過出售理財產品將投資收益提高至21.89億元。

              特別引人注目的是,蘇寧通過炒阿里巴巴的股票還狠賺一筆。2016年,阿里巴巴和蘇寧易購達成戰略合作,阿里巴巴出資283億元認購蘇寧易購19.99%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蘇寧易購則出資140億元認購了阿里巴巴1.05%股權。2017年和2018年,蘇寧易購分三次出售阿里巴巴股權,賺了140億元,兩年給上市公司貢獻利潤分別為32億、110億元,占利潤的絕大部分。

              2017年11月6日,中國恒大發布公告稱,蘇寧電器集團之全資子公司南京潤恒將向恒大地產戰略投資200億元。當然,蘇寧不是傻子,當時不僅僅蘇寧投資了恒大,還有其他五家投資機構,對賭協議要求2021年1月31日如果恒大不能完成上市,投資者有權要求恒大方面回購股權還錢,或者要求恒大向所有投資人免費再補償18.27%的股權。但是,后面的發展超出了蘇寧的預判,恒大沒能實現在2021年初上市,蘇寧自然也沒能拿回投出去的200億。

              分析人士認為,恒大的200億不能回籠,成為壓倒蘇寧的最后一根稻草。

              2月28日晚,蘇寧易購以148.17億元的價格,將23%的股權轉讓深圳國資旗下兩家公司。原本是民營企業的蘇寧,擁有了國資背景。

              股權轉讓后,鯤鵬資本持股15%,深國際持股8%,淘寶中國持股19.99%,張近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蘇寧控股集團、蘇寧電器集團持股比例為21.83%。

              張近東仍為第一表決權股東。根據蘇寧方面提供的回復,本次股份轉讓完成后,上市公司將處于無控股股東、無實際控制人狀態。

              為什么蘇寧易購沒有賣給江蘇的國資,反而賣給了深圳?一開始傳說接手蘇寧股份的是江蘇省國信投資集團、江蘇交通控股、江蘇農墾集團。

              有人的解讀是,這其中似乎和恒大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恒大上市受阻,也是深圳國資接手。

              以后蘇寧會徹底脫蘇入粵嗎?

              對于市場猜測,蘇寧是否會將總部遷至深圳,蘇寧易購明確表示,將在深圳設立華南地區總部,充分依托產業投資人的本地資源優勢,全面提升公司在華南地區尤其是在大灣區的經營能力。

              04

              黃光裕的底氣

              蘇寧被賣,但是國美卻顯得底氣十足。2月18日,黃光裕發表公開講話,要在18個月內恢復市場地位。

              2月26日,黃光裕正式回歸的第一個元宵節,國美控股集團在鵬潤大廈總部舉辦團拜會,黃光裕勉勵大家為“國美,家美,生活美”的美好事業拼搏。他說,目前“真快樂”APP正處于起步階段,還有很多工作要建設、要提升、要完善,大家要以全新用戶思維、科技思維、平臺思維、生態思維為指引,以“真”“快”“樂”為經營要素,全速提升自我。

              黃光裕再一次重申“力爭用未來18個月的時間使企業恢復原有市場地位”。黃光裕牽著“真快樂小虎”與高管團隊自拍合影的照片流傳于各大網絡平臺。

              外界分析認為,黃光裕的元宵節行程安排,意在向內傳遞信心,對外展示親和形象,并暗示“大老板已完全融入社會”。一個姿態謙和、身段柔軟的國美掌門人新形象,正在愈來愈清晰。

              黃光裕歸來,雖然接手的是一個自2017年開始連續虧損的國美,但人們還是寄予厚望。應該說,國美強調聚焦主業,本身就是黃光?;貧w之后一種扭轉乾坤的決心。

              從2008年到2021年,十三年的時候,從整體上來看,國美似乎脫離了互聯網時代。但是,在線下部分,國美的實力依然存在。據國美2019年財報,它在776個城市有2602家門店,門店數連續3年增長,其中有超過1000家的“縣域店”,這些開在下沉市場的門店GMV(成交總額)同比還增長了61%。國美在下沉市場的謀劃剛好踩對了節奏,在互聯網紅利殆盡的今天,下沉市場擁有無限的想象力。

              黃光裕出獄前后,國美縱橫捭闔,戰略布局,不斷加深線上渠道的整合開發。

              2020年3月,國美官方旗艦店正式入駐京東;同年4月,國美牽手拼多多,拼多多宣布認購國美零售發行的2億美元可轉債,期限3年,票面年利率為5%;同年5月,國美與京東達成戰略合作,京東以1億美元認購國美零售發行的境外可轉債。

              整合資源,聚合資本是黃光裕最為擅長的能力,國美深耕零售行業34年,在廠商、渠道商、服務商各個環節建立起了深厚的根基,在向上游廠商的產品定制以及產品選品方面,具有一定的優勢。國美新推出的“真快樂”App中提到的“嚴選商家,真選商品”應該是國美新的線上打法的戰略性方向。

              今年年初,國美線上徹底改弦更張,將國美改名“真快樂”。對于此,國美的解讀是,上線“真快樂”APP,開辟娛樂化零售新賽道,推出了“搶-拼-ZAO”等娛樂化玩法和直播、視頻導購、短視頻、賽事、游戲等多個功能模塊,實現了“讓消費者娛樂買、分享樂,讓商家娛樂賣”,回歸零售的初心。

              黃光裕底氣十足,他給自己的時間只有十八個月,時間并不長,無論圈內圈外,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05

              結束語:“美蘇競逐”的新未來

              今天的零售世界,無論國美還是蘇寧,都已經無力稱王稱霸。在新的形勢之下,蘇寧雖然資金緊張,國美雖然士氣高漲,但是兩家的競逐都已經離十多年前的市場態勢相去甚遠。從體量和市值上來說,國美想要短期趕上蘇寧,一年半載幾無可能。但是如果國美聚焦于家電零售的主業,并且重回在這個細分領域的NO1,倒是充滿機遇。

              所以黃光裕提出“聚焦主業”這顯然是要避免再如蘇寧一樣陷入入不敷出的泥淖。當然,除了蘇寧,在家電領域,國美真正的對手還包括京東,甚至是華為、小米這類以新模式崛起的新生代品牌。

              蘇寧雖然找到了接盤俠,但這對張近東來說,顯然亦是不得已而為之。對蘇寧來說,當務之急是,蘇寧易購如何自我造血,主營業務如何賺錢?

              蘇寧易購變成了國資背景,張近東雖然依然是“第一表決權”的大股東,但是畢竟股份已經被分離,深圳國資的持股比例已經超過張近東本人,在蜜月期,湖光山色兩相和,但是如果蘇寧易購依然一直虧損,還不掙錢,大老板,二老板,三老板,難保不會另有所圖謀。

              核心問題是,張近東這個船長,能帶領蘇寧易購這艘大船穿越迷霧,找到屬于自己的主航道嗎?

              美蘇對決,依然還有好戲,鳴鑼開場,你們會把票投給誰呢?

              - END -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彩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