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的一起軍機叛逃事件,是怎么被消滅在萌芽中的?

              2021-01-11 20:57:14 文匯報

              飛行員突然從雷達熒光屏上“失蹤”了

              1949年國民黨蔣介石政權被趕到臺灣孤島后, 出于反共和“振奮士氣”的需要, 臺灣當局把對大陸解放軍官兵尤其是空軍飛行員的策反工作放在了重要地位, 將此稱之為“心理作戰”。他們主要運用廣播等手段, 并許以高官厚祿, 策動大陸的飛行員投奔“自由世界”。而在解放軍內部, 也不可避免地會出現政治上的動搖分子, 妄圖駕機叛逃祖國。

              1966年下半年, 位于沿海的解放軍空軍航空兵某師遵照上級指示, 正常進行飛行訓練。這天晚上, 某團一大隊值勤官按時發出“準備就寢”的口令。飛行員劉文杰麻利地上了床, 他本來就睡眠極好, 加上當天飛行有些疲倦, 所以沒等到吹熄燈哨就入睡了。大約22時半, 一陣莫名其妙的動靜驚醒了劉文杰。他迷迷糊糊地聽到奇怪的“嗡嗡”聲, 仿佛蚊子在叫。怎么像是收音機的聲音?黑暗中, 他趕緊叫同屋的戰友:“魏秉祥, 快醒醒,你聽什么聲音?”可是,隨著一記“嗒”的微響,聲音消失了。見鬼,到底什么東西?劉文杰更緊張了,探身拉開了燈。同屋的魏秉祥還在“沉睡”, 一切都很正常?!肮质?, 我明明聽見, 難道真的是在做夢?”劉文杰疑惑地又躺下了。

              過了幾天,又出了件怪事。部隊組織儀表科目訓練時, 魏秉祥突然從雷達熒光屏上“失蹤”了, 指揮員呼叫聯絡,他卻又能應答自如。半分鐘后,魏秉祥又在熒光屏上現形。這是怎么回事?只存在兩種可能, 一是雷達故障,如果是這樣, 問題就簡單了。另一種可能是魏秉祥施展了隱形術——超低空飛行,這就復雜了:是出于好奇,搞的“實驗”?還是有意違反紀律,擅自更改訓練科目抑或是另有其他隱衷?

              飛行后進行講評時,魏秉祥被團長叫去,他一會兒說“看錯了高度表”,一會又說“沒注意保持狀態”,前言不搭后語,根本解釋不清。飛行員們面面相覷,均感到困惑和不可思議。劉文杰坐在后面,緊張地思索著,當眼前的怪事和那天夜里的怪事碰撞在一起時,他頓時明白了:那個“奇怪的聲音”來自收音機的耳塞!今天的事情也可以這樣判斷——魏秉祥是為了某種目的,進行了一次專門演練。

              劉文杰把自己的看法向大隊政委王軍作了匯報。王政委對“超低空”與“雷達盲區”之間的關聯,不是很精通,但另一個問題他十分清楚,空軍黨委《關于確??罩蟹谰€安全的措施和規定》中,明確了有關政治紀律,其中“飛行人員不得私自保管收音機,不得使用耳塞機”, 乃是鞏固空中防線安全的必要手段之一。王軍是團黨委“空中防線工作組”的組長,他深知,策劃叛逃臺灣的空勤人員,必定是違反上級規定,長期偷聽敵臺,才得以跌進罪惡深淵的。王政委還從內部通報上得知,臺灣當局飭令其所屬心理作戰單位,要“趁共黨動亂之機”,抓緊制訂“心戰攻勢計劃”,提出“要集中大量人力、物力,以最好的人才和充分的經費”,向大陸實施“心戰”策反。從五十年代起,臺灣國民黨當局就設立了“心理作戰”機構,統一指揮對大陸進行“心戰”活動。其中,國民黨軍隊系統的“心戰”領導,主要由“國防部總政治部”負責,下設“心戰處”“政治作戰計劃委員會”“播音總隊”“心戰研究室”等。多年來,臺灣當局按照“三分軍事、七分政治”、“三分敵前、七分敵后”、“三分物理、七分心理”的所謂“心理作戰的最高指導原則”,把策動我海、空勤人員劫艇、駕機叛逃作為“第一優先目標”,大肆進行策反活動,其主要手段就是通過無線電廣播。他們在心戰宣傳中,以優厚待遇、榮耀官職、金錢美女為誘餌,喋喋不休地宣揚叛逃去臺人員“獲得了大量獎金”“晉升了官階”“建立了新家庭”等等。

              叛逃企圖被成功地消滅在萌芽之中

              王軍深知,飛行員駕機叛逃,固然是內因起主要作用,但誘發因素不容忽視。他不敢怠慢,馬上叫來魏秉祥,開門見山:“你是不是有臺收音機?”魏秉祥臉色一變,沉默良久,惡狠狠地反問:“是不是劉文杰講的?”“這不用你管,到底有沒有?”“有。怎么樣?”“立刻上交!”

              “空中防線工作組”立即召開緊急會議。王政委簡要介紹情況后, 專程前來的軍保衛處林處長取過收音機,仔細端詳。這是一臺七管三波段熊貓牌袖珍半導體收音機,據魏秉祥稱“是探親時買的”, “為了及時收聽最高指示和黨中央的聲音”。保衛處長看著手表,然后拉出天線,慢慢地調頻,突然, 揚聲器中傳出:“這里是臺灣自由之聲廣播電臺……”

              但是,僅僅靠這些證據,并不能斷定魏秉祥確實收聽過敵臺,更不能輕易下“企圖叛逃”的結論。林處長說:“國民黨軍隊發了一本防叛逃的手冊,明確指出對易發生‘叛逃’的十種人員要嚴加控制,如平時沉默寡言的人員、遭受處分的人員、工作消極怪話特別多的人員、與上司不和經??姑娜藛T、在大陸有親屬的人員、對政治現狀不滿的人員、隱瞞游泳能力的人員等等,我們可以借鑒一下嘛。大家想想,魏秉祥平時沉默寡言,外號‘老蔫兒’。一個蔫頭蔫腦的飛行員,私藏一臺帶耳塞的收音機,還擅自飛過超低空,這些線條聯結、組合起來,已經構成一幅可怕的圖畫??蛇@幅圖畫尚未落在白紙上,證據仍不確切。下星期的遠程課目訓練,油量滿載,遠離機場。魏秉祥果真想叛逃的話,乃天賜良機。怎么辦?讓他照常飛,出了事顯然經不起檢查。不讓他飛,又如何解釋?”

              會議開到最后,團長出個點子:“放魏秉祥去飛,讓鄭大隊長暗中跟進。鄭大隊長是1964年的大比武尖子,擅長空中格斗,又是空軍聞名的神炮手,有他為魏秉祥‘護航’,萬無一失?!迸c會者一致同意,將此應急方案迅速呈報師黨委。師長親自下達指令,一切按計劃進行。

              果然,第二個星期的飛行訓練中,在到達離海岸最近的第二轉彎點時,魏秉祥右翼一栽向東南飛去。他哪里知道鄭大隊長就在身后,相距不到一公里。此刻,鄭大隊長瞧得真切,一聲冷笑,大喝道:“587 (魏的飛行代號),你偏航了!”話音未落,炮彈上膛,瞄準鏡的光環穩穩地套住了魏秉祥。鄭大隊長的聲音大家都熟悉,空中的飛行員們從無線電中聽到他一聲吼,都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然而,指揮員清楚,魏秉祥心中也明白,只見他的飛機“哆嗦”了一下,又乖乖地飛回既定航線。鄭大隊長押著“俘虜”著了地,他怎么也沒料到,魏秉祥下了飛機,竟顛顛地跑過來道謝:“感謝大隊長,我看錯了地標,差點迷航,幸虧您提醒……”鄭大隊長看著他,心里火冒三丈,早知這樣,不如先把兔崽子放出二里地,在海上把你揍下來,看你還有什么話講!

              當天晚上,號稱“老蔫兒”的魏秉祥,變得暴躁、兇狠,像是換了個人。他卸開手槍狠狠地擦拭,邊擦邊嘟囔:“娘的,空中有人盯梢,地面有人打小報告……逼急了,老子要殺人。哼,一槍兩窟窿!”

              劉文杰嚇壞了,佯裝上廁所,趕緊跑去報告。領導們正在研究對策,準備翌日通過突擊點驗,搜尋罪證。一聽說魏秉祥性格突變,情知不妙,這個危險信號來得好,馬上散會,全體行動。當即繳了魏秉祥的槍,找幾個“大塊頭”飛行員將他看起來。接下來是組織人員搜查,翻遍了桌屜、書柜、“小倉庫”,最后從枕頭里找到一個小本子。本子上畫有飛往臺灣的示意圖,還記載著臺灣好幾個機場的導航資料及跑道數據。無疑,這些都是來自“自由之聲”的廣播。這一叛逃企圖,被成功地消滅在萌芽之中。

              ——摘編自《文史博覽》2007年第三期

              作者:王勇、傅偉韜

              編輯:蔣楚婷

              責任編輯:朱自奮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楊競_NB17023)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彩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