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調查周永康親屬的鄧恢林,和孫政才、薄熙來一同成了重慶反面典型

              2021-01-07 13:32:48 政知新媒體

              撰文 | 余暉 高語陽

              1月6日,重慶市委常委會通報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對鄧恢林的處分決定。

              就在三天前(1月4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發布消息,重慶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原局長鄧恢林被“雙開”。

              重慶市委要求,全面徹底干凈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熙來、王立軍流毒,堅決清除鄧恢林案件負面影響。

              王立軍和鄧恢林,都曾在重慶警界任職。這次會議還特別提到,要修復凈化公安系統政治生態。

              曾參與調查周永康親屬

              鄧恢林,男,漢族,1965年3月生,今年56歲,湖北武漢人,研究生,法學碩士。

              公開資料顯示,他長期在湖北任職,擔任過湖北省宜昌市副市長,宜昌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宜昌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等。

              在湖北宜昌時,鄧恢林曾參與過周永康親屬案件的調查。

              據《環球人物》此前報道,2013年底,“大老虎”周永康案定性。中央曾指令包括宜昌政法系統在內的有關執法機構偵辦周身邊親屬的不法行為。

              之后,鄧恢林立刻著手處理這起大案。周永康第二任妻子賈曉曄、長子周濱以及秘書郭永祥等相繼被批捕。鄧恢林指揮職能部門對“大老虎”親屬的調查取得突破。

              2015年6月,鄧恢林進京到中央政法委工作,2017年7月空降重慶,不久任重慶警界“一把手”。

              2020年6月14日,鄧恢林在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任上被查。

              在被查后,有和鄧恢林接觸過的重慶市公安局工作人員告訴媒體,鄧恢林平時為人比較溫和、低調,不會刻意出風頭,但場面上的活兒一定會做得很足。

              履新后首次講話談肅清“薄、王”遺毒

              在1月4日的通報中,鄧恢林問題不少,第一個就是毫無“四個意識”,背離“兩個維護”,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撈取政治資本,熱衷政治投機,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搞迷信活動。

              1月6日的重慶市委常委會要求,要旗幟鮮明講政治,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老實人。

              “堅定理想信念,對黨絕對忠誠,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全面徹底干凈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熙來、王立軍流毒,堅決清除鄧恢林案件負面影響”。

              鄧恢林是2017年7月空降重慶的。在他赴任重慶之前,重慶發生了幾件大事,先是重慶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原局長何挺被免,后是重慶市委原書記孫政才落馬。

              2017年8月9日,鄧恢林曾代表新單位聽取市委第一巡視組反饋巡視情況。巡視組指出,公安局肅清“薄、王”思想遺毒影響不徹底,思想政治工作針對性不強,肅清思想遺毒措施不夠深入到位。

              鄧恢林作表態發言,稱將嚴格按照巡視組的要求,嚴肅認真對待,堅決全面徹底整改到位。

              那是他履新重慶后的首次講話。

              時隔3年多,當年要肅清“薄、王”遺毒的鄧恢林,如今和薄熙來、王立軍一起成了反面典型。

              “修復凈化公安系統政治生態”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堅決清除鄧恢林案件負面影響,是重慶市方面首次提到。

              2020年6月14日鄧恢林被查當天,重慶市委常委會召開會議傳達黨中央對鄧恢林進行審查調查的決定。

              會上提到,全市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要汲取教訓、引以為戒、警鐘長鳴,始終在重大原則問題上立場堅定,始終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幟鮮明,確保全市政治生態持續向好。

              值得一說的是,1月6日召開的市委常委會議還專門提到,要修復凈化公安系統政治生態。

              政知君注意到,重慶市連續三任公安局長王立軍、何挺、鄧恢林任上被查。其中何挺是被開除黨籍、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辦理提前退休手續。

              在這些背景下,會議提出具體要求,要加大從嚴治警力度,嚴明警規警令,嚴肅警風警紀,教育公安干警嚴格依照法定權限、規則、程序行使權力、履行職責,鍛造一支忠誠、干凈、擔當的公安鐵軍。

              校對 | 羅晶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北京青年報獨家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報道:

              除了鄧恢林,“妄議中央”的落馬“老虎”還有誰?

              1月4日,2021年第一個工作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重磅信息:重慶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原局長鄧恢林被雙開。

              鄧恢林去年6月14日落馬,他是繼王立軍、何挺之后,重慶市被查的第三個公安局局長。

              雙開通報指出,他在黨內搞團團伙伙,撈取政治資本,熱衷政治投機,“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的表述尤其引人注意。

              除鄧恢林外,近年來,中紀委在對王珉、黃興國、王三運等人的通報中,“妄議中央”也曾多次出現。

              空降重慶任職三年

              鄧恢林早年先后出任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黨委委員(正廳長級),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等職。

              2017年7月,他“空降”重慶,出任市政府黨組成員、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2018年1月調整為市政府副市長、黨組成員,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直到落馬,鄧恢林在重慶工作了3年。

              鄧恢林“空降”重慶的時候,可以說被寄予厚望。當時,重慶連續兩任市公安局局長被查,重慶市公安局領導班子重建十分重要。

              2017年10月,鄧恢林的前任、重慶市公安局時任局長何挺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辦理提前退休手續。通報中說何挺為謀求職務晉升搞攀附,長期搞迷信活動,違規干預和插手司法活動。

              再往前,重慶市原公安局局長王立軍于2012年以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濫用職權罪和受賄罪,被判15年徒刑。

              “妄議中央”的“老虎”

              雙開通報中指出,鄧恢林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撈取政治資本,熱衷政治投機,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搞迷信活動;道德敗壞,搞權色交易;甘于被“圍獵”,大搞權錢交易,在職務調整晉升、工程承攬、企業經營等方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黨的六大紀律包括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通報顯示,鄧恢林違反了政治、組織、廉潔、生活四個紀律。

              其中,違反政治紀律中“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的表述最引人注意。梳理發現,近年來,多個“老虎”的雙開通報中,都有類似表達。

              2016年3月4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開幕的前一天,上午8時,第十二屆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遼寧省委原書記王珉還在省人大代表駐地餐廳吃早餐,神色如常???個小時后,中央紀委就通報他“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5個月后,中紀委通報的調查結果稱:“王珉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存在“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不力,公開妄議并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公款大吃大喝、頂風違紀,對抗組織審查”等問題,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2017年1月4日,天津市原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嚴重違紀被雙開。提起黃興國,曾多年與其共事的一名干部這樣評價:作為一把手,敗壞了政治風氣,帶壞了一批干部。

              中紀委關于黃興國的黨紀處分通報中提到,“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陽奉陰違,搞迷信活動,打探涉及本人的問題線索,對抗組織審查”,“違規選拔任用干部并收受財物,封官許愿,任人唯親”。

              同樣被指“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的還有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

              2017年9月22日,中紀委在王三運被“雙開”的通報中提到:王三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四個意識”淡漠,對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消極應付、嚴重失職失責,喪失政治立場,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長期搞迷信活動。

              2018年2月13日,中紀委在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原主任魯煒被“雙開”的通報也涉及“妄議中央”。文中稱:魯煒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

              還有多個官員的黨紀處分通報雖并未直接表述為“妄議中央”,但使用了“發表違背中央精神的言論”等類似表述。

              如2015年10月16日,河北省委原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周本順的“雙開”通報,就用了“在重大問題上發表違背中央精神的言論”這一表述。

              周本順是十八大以來查處的政治上“兩面人”的典型,人前會上信誓旦旦講“四個意識”、高調表態,然而,對中央反腐敗、嚴抓落實“八項規定”精神,內心深處其實并不接受。他在公開場合多次表達不滿,甚至跟班子成員講過,“現在中央抓八項規定,抓得太細了太嚴了,沒有必要”,“酒該喝還是要喝的,喝點酒有什么不好,喝點酒多有氣氛”,甚至還放出反腐敗工作要放一放、緩一緩的言論。

              就在對周本順調查結果公布的同日,中紀委對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原常委、南寧市委原書記余遠輝的調查結果也公之于眾。余遠輝“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公開發表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等問題被提及,而在此之前,余遠輝在公開場合多次發表與中央政策與精神不一致的錯誤言論,甚至在黨員干部大會上也“明知故犯”。

              據有關媒體稱,2015年5月18日,余遠輝為南寧市廣大黨員干部上“三嚴三實”專題教育黨課上,竟說道:“有些黨員干部違紀違法被審查,兩天啥都招了,沒有點骨氣和意志?!?/p>

              像余遠輝一樣的還有原江蘇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少麟。在中紀委通報趙少麟的違紀問題時,指出他“公開散布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的錯誤行為。

              據悉,趙少麟擔任南京市委副書記時,分管農業工作。有一次他和同事討論對農委工作的看法時,竟然說道:“像農委這種單位就該撤銷掉?!眴柶湓蚝卧?,趙少麟的回答是:“這種單位沒有權,也沒有利,大事定不下來,小事也辦不了,就該撤銷?!?/p>

              怎樣才算“妄議中央”?

              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新版《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六章“對違反政治紀律行為的處分”部分,第四十六條這樣規定:

              通過網絡、廣播、電視、報刊、傳單、書籍等,或者利用講座、論壇、報告會、座談會等方式,“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的”行為,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何為“妄議”?具體的標準是什么?怎樣算是正確的討論議論?

              中央紀委法規室表示:黨中央在制定重大方針政策時,通過不同的渠道和方式,充分聽取有關黨組織和黨員的意見建議,但是有些人“當面不說、背后亂說”“會上不說、會后亂說”“臺上不說、臺下亂說”,實際上不僅擾亂了人們的思想,還破壞黨的集中統一,妨礙中央方針政策的貫徹落實,造成了嚴重后果。對該類行為應當按照《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四十六條規定給予相應的處分。

              人民日報客戶端曾在2015年11月2日專門發文對“妄議中央”概念進行釋疑,文章稱,只有在特定的渠道和場合上“妄議中央”,才會受到處分;還指出,禁“妄”不禁“議”,不會影響黨內民主。

              人民網的評論中指出,《黨章》明確規定了黨員的各種權利,“對黨的決議和政策如有不同意見,在堅決執行的前提下,可以聲明保留,并且可以把自己的意見向黨的上級組織直至中央提出”。也就是說,作為一名光明磊落的共產黨員,如果真正是出于對黨的忠誠而有不同意見,可以大膽地議論,可以暢所欲言,但應該按正常的渠道反映。在上級沒有采納自己意見的情況下,應該堅決執行黨的決定。決不能把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放置一邊,肆意歪曲、甚至誹謗黨的決策,更不能到處隨意散布錯誤思想和言論,詆毀黨的權威,甚至在自己的職權范圍內公然故意作出與中央和上級黨委相違背的決定。

              不難發現,中紀委近來對干部的處分通報,均將違反政治紀律的問題列在最前,政治紀律是最根本、最重要的紀律,政治紀律的弦一松,其他紀律必然守不住。上述案例,都為黨員干部敲響警鐘。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荀建國_NN7379)

              媒體:鄧恢林成重慶反面典型

              熱門新聞

              彩票分析软件